• 工作计划
  • 年度工作计划
  • 上半年工作计划
  • 下半年工作计划
  • 月工作计划
  • 周工作计划
  • 培训工作计划
  • 活动工作计划
  • 学习工作计划
  • 个人工作计划
  • 班主任工作计划
  • 少先队工作计划
  • 教师工作计划
  • 学校工作计划
  • 后勤工作计划
  • 财务工作计划
  • 医务工作计划
  • 安全工作计划
  • 寒假计划
  • 销售计划
  • 学生会工作计划
  • 幼儿园工作计划
  • 教学工作计划
  • 班级工作计划
  • 德育工作计划
  • 行政工作计划
  • 卫生工作计划
  • 社区工作计划
  • 暑假计划
  • 开学计划
  • 新学期工作计划
  • 保育员工作计划
  • 护理工作计划
  • 党建工作计划
  • 工会工作计划
  • 团委工作计划
  • 工作计划表
  • 计划书
  • 健康教育工作计划
  • 您现在的位置: 写论文网> 范文大全 > 工作计划 > 工作计划 > 正文 池锝网手机站

    令狐计划家族

    时间:2016-08-26来源:写论文网 本文已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令狐 家族 计划 蛋计划动画片全集 蛋计划之食蛋兽家族1 蛋计划第二季

    篇一:副国级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令氏家族多人涉腐

    副国级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令氏家族多人涉腐

    发布时间: 2014-12-24 08:19:51 | 来源: 人民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许允兵

    昨晚8时,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令计划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本月13日中央统战部的通报会上。当天,中央统战部向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通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令计划主持会议。

    12月15日,2014年第24期《求是》杂志刊载了令计划的署名文章,文章题为《坚持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团结奋斗》。文章约4000字,谈及民族工作中有8个“必须坚持”。

    令计划系十八大以来被调查的第二个全国政协副主席。今年6月,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十八大以来已有4位副国级以上的高官落马,此前3位分别是苏荣、徐才厚和周永康。相关链接:

    令计划生于1956年,现年58岁,山西平陆人。早年下过乡,在印刷厂当过工人,1975年19岁时进入山西平陆县团委工作,曾任平陆县团委副书记。1979年23岁时进入共青团中央工作,历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等职。在共青团中央工作16年后,于1995年进入中央办公厅。从中央办公厅调研室三组负责人做起,历任中央办公厅调研室主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等要职,2012年起任中央统战部长,2013年起担任现职。

    此前,令计划及其兄弟姐妹的名字,曾被媒体多次报道。其兄弟姐妹名字依次为令路线、令政策、令方针、令计划、令完成,其中令方针为女儿。

    次子令政策曾为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十七大山西代表团向媒体开放讨论十七大报告期间,令政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父亲当年特别喜欢看报纸,他们出生时,父亲就地取材,在报纸上找一些当时见报率较高的词汇如路线、政策、方针等为他们取名,这就是他们兄妹五人姓名的由来。

    与令计划不同,令政策的仕途履历一直在山西,曾在山西发改委工作多年,后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今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在令计划被调查之前,其兄令政策已于今年6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落马时担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被调查后,新华社曾评“朝中有人也不灵”、“出来混早晚要还,伸了不该伸的手,拿了不该拿的钱,党和人民一定会让他吐出来。”

    此外,坊间传闻,令政策被调查4月后,令完成也被调查。与兄长们不同,令完成并没有走入仕途,而是经商,别名“王诚”,是一名业余高尔夫球爱好者,在北京顶级高尔夫球俱乐部中,“王诚”是一个相当熟悉的名字,曾赢得业余高尔夫球赛冠军。

    篇二:央媒:令计划是腐败阵营军帐中执牛耳者

    令计划

    12月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刊文《有意味的冬至夜》,从人生、家族、帮派、冬至(收网)四个角度,解读与令计划有关的“法拉利 车祸”、“西山会”等传闻,并呈现腐化变质的令氏家族。

    文章认为,如令氏为代表的腐败“家族”早已成为“一人得道,鸡犬飞天”的政治脓疮。在这两年的“山西剿腐记”中,隐隐看出,令计划便是那个“坐在腐败阵营中军帐中的执牛耳者”。文章最后奉劝那些仍未暴露、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贪腐官员,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贪腐官员来说,“冬至”不意味着冬天已经过去,相反,它意味着严寒的开始,因为反腐带来的政治透明已成新常态。

    解读文章全文如下:

    甲午年。冬至夜。

    中国北方传统,吃饺子。

    就在一片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的喧腾声中。

    夜观天象。

    一颗本已暗淡的星辰,忽然放出诡谲不安的光芒,而后从天际滑落?? ——说人话!

    ——2014年12月22日晚8点,据新华社报,某“关键词”落马。

    人生

    国家通讯社惜墨如金。越是在劲爆的话题上措辞越短。最近好些关键词的落马,都是用一句话就完成了交代。

    各路闻风而动的传统媒体新兴媒体自媒体,为了攒够对得起观众期待的篇幅,于是,纷纷在短消息后配上了长长的简历。

    一份简历的确就是一段人生啊,只不过——

    某些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瞬间,就像过山车在峰顶过后急转而下的那一刻停顿,也会被那张面无表情的人生履历所遮掩。

    《环球时报》在评论中,看似闲笔的甩出了那个人生的“顿点”:

    他会“出事”吗?这一猜测早在十八大前他被调整离开中办主任职位时,就已经开始了。关于那次调整,民间普遍把它同令家与北京一起“法拉利车祸”有关的传闻联系起来。

    这桩两年前的车祸,随后跟一风吹了似的再无下文。随后的种种传闻,此起彼落,无人证实,也没人证伪。只知道关键词次日照常出席了自己该出席的政务活动。

    人,留不住过往。或许,这种照常,只不过是想挽留住“照常”本身而已。 可是,还能照常么?

    jihua总是赶不上变化。即便没有传说中的高调衙内横死搅局,还有背后那张利益交织纷繁复杂的家族圈子关系网,端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即便是曾经如日中天的关键词,又岂敢说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以只手遮日?

    家族

    在中国人的政治理念中,对政坛上的“家族”并不天然抱有反感。

    相反,在“修齐治平”这种由内而外,由己推人的传统观念下,治国、平天下的政治人物,对家族的训诫与引导同样是治理的一环。即便是在江湖世界,“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传说,也有往侠客履历上贴金的意思。

    但前提是,这些政坛上的“家族”不能是腐败的团队,更不能以一己之私而夺天下之公。否则,这种腐败的“家族”便成了一个以“裙带”为纽结,“一人得道,鸡犬飞天”的政治脓疮。

    曹雪芹写“四大家族”,配出一张“护官符”,贾史王薛就已经没有合法性可言了。蒋孔宋陈四大家族的发迹,也被理解为蒋家王朝的覆灭内因。

    很不幸,从12月22日晚至今,在各路媒体的种种挖挖补补中,我们看到,关键词背后的家族,和抱团贪腐有亲,而和修齐治平无缘。

    2014年,对这个家族来说,无疑站上了一部没有最快只有更快的升降机,且没有上行键。

    6月,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二哥政策被调查。10月,以化名王诚纵横商界的人生赢家、五弟完成也被曝接受调查。到冬至日,这个家族中最为显赫、贵为副国级领导人的关键词应声落马,几乎已是顺理成章之事。

    帮派

    国内媒体人罗昌平,因实名举报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刘铁男而名噪一时,其在《打铁记》一文中,曾爆料北京政坛盘踞着一神秘的政商“帮派”——“西-山-会”。

    据称,西-山-会汇集一些在京山西籍高官,门槛极高。以不低于3月一次的频率聚会,豪车接送,地点为不固定的会所,且有超强的保密色彩,“秘书、手机、情人必须隔离”,只有像刘志军合伙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这样获得圈内认同的富豪,才有为聚会买单的资格。

    所谓“西-山-会”一事,尚无官方消息确认。但从十八大以来反腐地图来看,山西“灾害”之重,已经令人咋舌。两年内已经落马的刘铁男、金道铭、令政策、申维辰、陈川平等人,相互之间的交集,也给人莫大想象空间。坊间也有传闻,当年高调衙内殒命其中的豪华座驾,便是陈川平所送的“礼物”。

    而在这两年的“山西剿腐记”中,坐在腐败阵营中军帐中的执牛耳者,现在看来,隐隐便是这个下马的“关键词”了。

    虽然新华社的消息只有简单的“涉嫌违纪”一说,貌似不如徐、周落马时说得严重。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中央反腐败的决心也不止一次在各种场合、各种言语、各种案件中展露无余。随着调查的深入,估计利用职权谋取好处之类的行为也会一一向公众有明确的交代。

    冬至

    意外吗?不意外。

    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战略上的意义,强调已不可谓不重。当前在做的事情,更多的是在战术层面上展开。

    冬至夜过后,我们回头看最近两年的反腐战例。

    针对树大根深的“超级大老虎”,中纪委往往先扫荡外围、分进合击,以一个一个战斗的胜利,来最终赢得战役性的完胜。

    以周案说,媒体盘点过五大外围战。以冬至夜案说,既有从其家族其他贪腐分子入手,也有从其政坛人脉圈子中入手,两条线索合围,都指向了最后的关键词。

    而在此前相对“小型”的打虎战斗中,则常常是兵贵神速、单刀直取。 以最近的案例而言,“华南虎”朱明国也好,上周落马的济南书记王敏也好,早于关键词几小时宣布的大庆书记韩学键也好,几乎都是头天甚至上午还在正常公务活动,次日甚至下午就已被宣告政治生命的终结。

    冬至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是一年中夜色最长的一天。

    这一天,古人说,一阳生,君道长,所以也是走向“回归”的一天。

    回归哪里?因为这天过后,阳光逐渐北归,所以是回归更加阳光灿烂的日子。 从政治的意义上说,回归更阳光、更透明的政治生态。什么是“新常态”?这是新常态,“好的政治”就是新常态,是本来应该有的“常态”,以此告别家族贪腐、山头抱团式的状态。对那些仍未暴露,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贪腐官员来说,“冬至”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意象——它不意味着冬天已经过去,相反,它意味着严寒的开始。从这天起,中国进入“数九”天气。

    严冬的肃杀过后,才会有风清气正的春天。这些,你懂的。

    篇三:世仇家族

    世仇家族

    宇宙茫茫,无穷无尽!无数的星辰闪烁着,像在夜空中游弋的萤火虫随着月出而动,日出而憩! 晴朗的夏夜总是有着许多惊喜,孩子们围在一起,互相讲述着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故事,不时发出一阵欢愉的笑声。 孩子们忽而散开,在路灯下捉起了蛐蛐,一场斗蛐蛐的好戏即将上演。 在这群孩子不远处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他和那些玩的忘乎所以的小孩子不一样。别人三五成群,叽叽喳喳的东游西逛,他却是仰头望着满天的星辰不语。 因此伙伴们都叫他数星星的孩子。 “不离,你又在看星星了。” 一个同样也是七八岁,长的水灵灵的小女孩来到他的身边,用稚嫩的声音发出天籁一样的美妙嗓音。 不离,复姓令

    狐,名行字不离,上古令狐家族的一员。 令狐家族本是上古轩辕皇帝的一系旁枝血脉,原本姓姬,可是当时的家族规矩是只有长子才可以姓姬,并继承老一辈的所有一切。其余的子嗣,比如次子、三子等都会被赶到它处,不会再姓姬姓,而是按照被分封的地名为自己的姓氏。 令狐的祖先在战国时期姓魏,因战功被封到令狐之地安身立业,至此改姓令狐,令狐家族方才出现,至今已经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 在这两千多年里,令狐家族中人才辈出,为中国历史的发展驶程中留下了浓厚的一笔光彩。 令狐不离虽然只有七八岁,可是他比其他同龄的孩童要聪慧的多,自记事起就被父亲开始灌输老一辈留下来的华夏文化。 四书五经早就背的滚瓜烂熟,周易八卦、河图洛书之类的古典文化,令狐不离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不离偶尔的也会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非得要自己把这些古老的东西背下来?父亲给出的答案很简单。 三个字“不知道”。 这是祖上留下来的规矩,只要令狐这一姓氏还留存世间,就得把这些东西留传下去,不得违背,否则就不是令狐家的子孙。 这也是令狐不离为什么喜欢在晴朗的夜晚抬头仰望星空的原因。 中国古老的文化,往往讲究天人合一。不懂天机变化,何谈天人合一? 令狐不离年纪小,心灵洁白无瑕,每次仰望星空的时候,都会融入到广袤的宇宙中去。 “不离,不离……” 小女孩的声音在令狐不离的脑海之中来回回荡着,犹如宇宙洪荒之中突然传来混沌的钟鸣,唤醒了他波澜不惊的思绪。 “哦……幻月,又是你?”令狐不离一捂额头,小小年纪的脸上,露出一种只有成年人才有的表情。 幻月,公孙家

    族的成员,也在陕西省西安市,和令狐家族分别居住在城东和城西。 公孙和令狐两大家族是世仇,据祖上记载,这种仇恨最起码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了。 原来令狐家族的祖先被封在令狐之地之前,立下的那场战功,所击败的对手就是公孙家族的先祖公孙剑胆。 公孙剑胆把此次失败看做奇耻大辱,发誓要打败令狐家族,可惜一直没能得逞。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朝代变更,令狐家族之人在历朝历代中,多有高官建树。而公孙家族也同样和令狐家族同朝为官,只是功绩远不如令狐家族。 两大家族之间打仗火拼是不可能了,毕竟那是多少朝代以前的事情了。不过,咱可以通过其他事情打败你令狐家族啊。 比如,论战功,评政绩。 可是公孙一族还是比不过令狐一族。 没办法,人比人气死人!几千年了,公孙家

    族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战胜令狐家族的人。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这句话

    令狐计划家族

    有些不好听,可是公孙家族就是按照这句话去做的,几千年来,你令狐家族搬到哪里,我公孙家族就跟着住在哪里,反正是嚼过的口香糖,粘住你了。我就不信我的后代子孙就没有一个可以打败你令狐家族的人! 最后,公孙家族跟在令狐家族的屁股后面,来到了西安市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了。 参考文献:

    yss315.com bet365tytztb.com msgjtb.com Amcptb.comrkzs315.com

    本  篇:《令狐计划家族》来源于:写论文网 优秀范文,论文网站
    本篇网址:http://www.xielw.cn/2016/gongzuojihua_0826/4597.html
    Copyright © 写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